亚搏vip官网手机版,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专栏·拿《红楼梦》说事儿】宝玉知礼

作者:赵国强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0-11-11

  诗礼簪缨之家,自然有它的气象和规矩,否则,就会流于傲慢和俗气,使“豪门”成为“土豪”,即使身价不菲,也尽显其粗陋和缺乏教养。贾家虽功名奕世,富贵传流,已历百年,但仍坚持以诗书礼仪教育子弟,这从贾宝玉出门时的一个细节就可以看出。

  贾宝玉的舅舅过生日,宝玉虽“最厌峨冠礼服贺吊往还等事”,但也不得不到场表示祝贺。宝玉骑上马,就笑着对随身仆人周瑞、钱启说:“周哥,钱哥,咱们打这角门走罢,省得到了老爷的书房门口又下来。”周瑞侧身笑道:“老爷不在家,书房天天锁着的,爷可以不用下来罢了。”古时家族礼仪,晚辈骑马、乘轿、坐车经过父辈门口,必须下马、下车轿以表孝敬之意。虽然贾政赴外地担任学政不在家,“书房天天锁着”,但宝玉认为下马是内心情感的表现,礼不可废,“虽锁着,也要下来的。”显示出一位世家公子的教养和风范。

  针对宝玉的态度,钱启、李贵等都笑道:“爷说的是。便托懒不下来,倘或遇见赖大爷林二爷,虽不好说爷,也劝两句。有的不是,都派在我们身上,又说我们不教爷礼了。”

  下人们口中的赖大爷、林二爷,是贾府的管家,他们虽是贾府的仆人,但对于贾家晚辈的礼仪规矩也是有教育义务的。碍于情面,他们不能直接批评年幼主子,但却可以严厉批评主子的随身仆人,以达到教育主子的目的。

  “正说话时,顶头果见赖大进来。宝玉忙笼住马,意欲下来。赖大忙上来抱住腿。宝玉便在镫上站起来,笑携他的手,说了几句话。”虽然宝玉、赖大有主仆之分,但年轻的宝玉,也“忙笼住马,意欲下来”,即使赖大“忙上来抱住腿”不让宝玉下马,宝玉仍然“在镫上站起来”“笑携”赖大的手寒暄一番,以示尊敬。

  “接着又见一个小厮带着二三十个拿扫帚簸箕的人进来,见了宝玉,都顺墙垂手立住,独那为首的小厮打千儿,请了一个安。宝玉不识名姓,只微笑点了点头儿。”对于并不认识的小厮和奴仆们,宝玉也要“微笑点了点头儿”,并非趾高气昂、扬长而去。可见作为世家大族的贾家,其礼仪要求是何等严谨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大量的礼仪描写,印证了孟德斯鸠所说的“中国人的生活完全以礼为指南。”中华民族有“礼仪之邦”之称,儒家学说强调“仁”与“礼”相辅相成,阐释“礼”的著述可谓汗牛充栋。《大戴礼记》曰:“礼,上事天,下事地,尊先祖而隆君师,是礼之三本也”,俗称“礼三本”。《论语》中孔子对弟子有许多礼制和礼俗方面的教诲,秦汉之后,经过进一步发展、补充和阐释,逐步系统化和规范化,成为了中国人生活中约定俗成、共同认可的行为规范和为人处世指南。“恭敬之心,礼也。”中国传统的“礼”,从敬神逐渐演变为处世之道和今天的礼俗、礼仪、礼节等,体现的是一种恭敬、尊重和敬畏之心,从而使人人获得应有的尊严和人格。

  “礼”,曾在不同时期被看作是刻板的教条,其实,孔子口中的“礼”,并非后儒们所解释的那样“形式主义”。比如孔子认为:“升车,必立正,执绥。车中,不内顾,不疾言,不亲指。”是说驾车时,一定端正站好,拉着扶手。在车中,不回头内看,不高声说话,不随便指点。这种驾车的礼仪、姿态要求,既体现了驾驭车辆的安全,充满着浓浓的人文关怀,又具有道德的教育意义,蕴含着对生活、人生应保持的严肃、认真及“敬畏”态度。所以,“御”也成为了孔子教育弟子的“六艺”之一。

  李泽厚先生在《论语今读》中认为,礼虽只是外在形式,而内心情感是外在体制(礼)的基础,所以,孔子倡导的并“不是克制或消灭‘人欲’的‘天理’,而是约束自己,使一切视听言动都符合礼制,从而产生人性情感。”清晰说明了“礼”的内在心理情感凭依和作用。

  在曲折的社会发展进程中,我们经历过对“礼”的不当批判和漠视,一度缺少了尊敬和礼让,缺少了“温良恭让”和应有的敬畏之心,“丛林法则”大行其道,谦谦君子备受嘲讽,道德式微,人际关系混乱,至今很多人仍然对“礼”存在着认识上的模糊和言行上的偏差,认为礼仪、礼貌、礼节、礼敬等“礼”的要求,不过是“小节”,是“形式”,更有甚者,以无礼为“个性”,将无礼看做“自我价值”的追求,其不知感恩、不懂尊重、不讲礼敬等荒唐行为,令人侧目和嗤之以鼻。这说明在“礼”的教育和养成方面,我们仍任重而道远。

  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,不断扮演者着不同的角色,不同角色应该有不同“礼”的要求和规范。要成为一个有着良好道德、人格和受人尊重的人,首先要在接受“礼”的教育基础上,自我学习、自我约束,让“礼”融入到内在心理情感之中,做到像贾宝玉那样,虽生于“温柔富贵乡”而养尊处优,但不论面对父辈还是仆人等,都能自觉地展现出与文明、教养相一致的得体言行,成为一个思想深邃和诗性的人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