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vip官网手机版,首页

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» 大学时代»

相关新闻

【散文】明月如故人

作者:逄鹤 文章来源:校报 更新时间:2020-10-08

  月亮走,我也走。

  回乡总是夜晚,晚霞早已退去,天空如水波般澄明,似乎吹一口气便会泛起涟漪。林荫道两侧升起淡淡、薄薄的绿烟。路灯柔柔的,藏青色的影子落在石板路上,交互映错着,默默诉说另一个世界的静谧与安详。几声高高低低的犬吠此起彼伏,仿佛很近,又似乎很远。

  明月宛宛如故人。总觉得月亮是含泪带笑的眼睛,水一般静静望着,春去秋来,一年复一年,悄悄看着你从幼到老,默默诉说着她无声的牵挂。

  小时候,我随父母总在中秋的前一晚回老家。村口,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立在昏黄的路灯旁,一手扶着白色的路灯杆,不断张望着,看见我们便用力地招了招手。虽然隔着很远,我却能深切地感受到爷爷开心而欣慰的微笑。我飞奔过去,一把拉过爷爷的手,仰着小脸用家乡话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这说那,爷孙之间不时爆出哈哈的大笑。欢声笑语惊醒了檐下刚刚入睡的燕儿,探出小脑袋啾啾叫着,小嘴一张一合,颇为可爱。牵着爷爷的手,他步子大我步子小,我总要小跑着才能跟上。昏黄的灯光把我们的影子拉得老长,时而前时而后,但却总是不离不弃,就如那月亮一般。

  到了家,爷爷便拿出各式各样的月饼,各种各样的点心小吃。我吃月饼总是挑挑拣拣,咬一口板栗的,尝过味后又抓起草莓的,草莓的咬一两口后又抓那牛肉的———一大篮月饼总要都尝遍才够。这时爷爷总是坐在蒲团上笑眯眯地看着我,而我则笑嘻嘻地倚到他身上去。笑着笑着,春去秋来,月圆月缺,十几年便过去了。

  后来,爷爷还是在村口那杆路灯下等我,灯光依旧是从前暖暖的昏黄,只是灯影下的人不再像从前那样挺拔。爷爷微微佝偻着腰,肩膀侧倚着灯杆,手半举着。唯一不变的是隔着很远依旧能深切感受到的慈祥微笑。我慢下步子和爷爷并排走着,唠着家长里短。夜空静静的,月亮也静静的,我们的影子还像从前一样忽前忽后。只是岁月无情,我渐渐长大,爷爷也渐渐变老。

  又是中秋之夜,我和爷爷并排坐在海边青石上。海面平静,海风习习,浪花与细石呢喃细语,明月静静卧在海天之间。我握着爷爷温热的手,躲在时光的缝隙里,静静望着远处,独有明月宛宛如故人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